苏銆

致十九岁的队长

王杰希生贺

今天,是我们家杰希十九岁生日,有幸遇见你。

我爱上的你,
外表沉稳冷静,思维天马行空与常人不同,稳重与诡异并存。

我爱上的你,
为了微草团队,可以牺牲自己最轻松、擅长、强悍的打法
为了给微草战队培养未来,甚至连职业选手的名声也可置之不顾。

我爱上的你,
自入队以来就是微草的灵魂人物,每个微草选手都尊敬仰慕的存在。

遇见你,是我此生之幸。
你的名字,本就是一场盛世。

王者的王,杰出的杰,希望的希。
全世界最好的王杰希。
愿万千星辰为你加冕。

7月6日,祝我们最伟大的魔术师,生日快乐

王杰希生贺

07月06日                   王杰希生贺

∝最好的小队长

荣耀联盟职业选手,第三赛季出道;

微草战队队长同时也是当家王牌选手;

率领微草战队获得第五、第七赛季冠军以及第六赛季亚军;

第一届荣耀世界邀请赛中国国家队队员。

你是最好的队长,最好的魔术师。

∝我的偶像

因为是你,所以相信在擂台赛上的王不留行所向披靡。

因为是你,所以新秀挑战赛中,为了战队的未来作出的牺牲,让人敬佩。

因为是你,所以第十赛季中与叶神争材料的你依旧是我眼中最完美的魔术师。

我仅代表自己臣服

∝最好的评价

≡我的魔术师,愿万千星辰为你加冕。

≡王杰希和他的王不留行,就这样无可阻挡的扛着微草,向前飞去。

≡“不可思议的飞行操作,完全无法预测的攻击角度。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魔术师的风格和散人是一样的,就是让对方完全无法捉摸。但散人是通过自身的职业设定来实现的,王杰希魔术师的称号,却全是靠他的意识、判断和操作打出来的。”

≡荣耀带有光环的称号几乎都是赋予角色,只有魔术师,是送给王杰希本人。他是第一个撞破新秀墙的天才,也是继叶修之后险些再度创造一个王朝的男人。

≡他自己本身天赋极高,罕见地强势碾压新秀墙,自创打法,是唯一一个以自身而非账号封神的选手。

≡作为个人是难得的天才,在团队中是控场力极强的队长。

≡领导团队时的王杰希,永远都没有他出道时的光芒万丈。这不是他个人实力有所退化,而是出于对全队胜利的追求,惊才绝艳的魔术师,低下了他高昂的头颅,锋芒尽敛。这一低,换来了微草的两个冠军,却也低得太久,一直低到了高英杰脚下,为微草的未来添上成神之路的最后一块石阶。

≡王杰希身上的担子,太重了。

≡天纵奇才,意气峥嵘,只为微草才低头。

07月06日,大眼生日快乐
无论如何,你都是那个最好的小队长啊

[伞修]十年,回来得不算晚⑥

在一片吵闹之中,终于到达了酒店。我用最快的速度告诉了大哥明天早上9:00是开幕式,每个队员房间有行程安排,必须准时出席。
回到训练室,看着在电脑前平静地做着日常训练(实际是因为身体不好强制被我留下)的沐秋,突然就想逗逗他。
“沐秋~大哥到了~”我故意慢吞吞地说。果不其然,原本平静的人手中的操作乱了。“要不~你就留下吧……”
沐秋抬起头,看着我特别开心的笑了一下。手下键盘的敲击声加快,对面的队员抬起头一副要哭的样子。
“你确定吗?”
那一刻,我感觉见到了文州,心脏啊。心中无限吐槽,还真配大哥,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不过,没关系,再心脏也是中国荣耀联盟的人该哭,和我没关系。
出于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信念,我开口让他去明天的开幕式帮忙。原本以为会被拒绝。
结果,沐秋嘴角一勾,同意了。
望着镜子里的自己,突然有一种很不真实的感觉。从未与大哥站在对立面,不过我很开心。
有幸,在最好的地点,让你遇到最好的我。
沐秋被我先赶去主场馆帮忙,今天的事情真的多得焦头烂额。让他呆在闪光灯最显眼的地方,自然也有我的私心,大哥看到的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一大清早,把那帮大神从被窝里拽了出来,看着身边明显对我不满的大哥,“你怎么还不走,留下来瞻仰哥的风姿吗?”一个白眼,“我有事!”(话外音:大哥并不知道我是瑞士国家队队长,心里还有那么一点小愧疚)今天我要给大哥两个巨大的surprise,怎么能走呢!心里仍在腹诽:你要再赶我走,我就连沐秋一起拐走。
在我和大哥的斗嘴中,来到了场馆内。
突然,一旁的大哥愣住了,原本眼中对我的宠溺换成了震惊,眼神穿过人流落在了主席台上。
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台上的人抬起头笑了。
十年,好久不见。
大哥已经迈着沉重的步子往主席台走去,身后的沐橙一把抓住我。平时浅吟低笑的荣耀女神此刻眼中充满了泪水。“哥哥!~~是哥哥……!”这是我认识沐橙以来我见过她最激动的一次。她追着大哥的步伐奔向主席台。
主席台前的工作人员拦住了大哥和沐橙,我站在他们背后,对着工作人员点了点头。而此时沐秋走了下来,立刻被哭成泪人的沐橙扑了个满怀。
“好了,不哭了。沐橙都这么大了,再哭,就不好看了。”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润。怀里的沐橙终于被我拉走。
沐秋看着大哥,眼中有思念,有爱意,也有愧疚。我曾经不止一次看见沐秋对着大哥的战绩出神,我知道,十年的空白,沐秋认为最对不起的是大哥。一叶之秋用了多长时间才让自己习惯身后没有秋木苏的保护,神枪尘封,既定的誓言只留一人坚持。
沐秋伸出手,十指莹白而修长,却十分有力:“阿修,我回来了。”(有什么能比原本以为永别的爱人站在自己面前述说归来更幸福的事呢)

[伞修]十年,回来得不算晚⑤

2025年5月16日   下午2:00     北京时间     飞机上
中国荣耀的15位顶尖大神在2小时前登机。粉丝自然很热情地前往送机,有无数人相信,他们会以世界冠军的身份归来。一身戎装出征,满载荣光而归。一片杂乱中找到了自己的位子。第一个听到的是少天毫无营养的吐槽:“队长队长~你说联盟是得多穷才让我们坐经济舱。话说冯主席是怎么想的竟然不和我们坐一个航班!本剑圣这么潇洒帅气,人见人爱花见花开,队长这么温柔,冯主席怎么会不喜欢我呢!……”“哟,少天这么有力气啊~文州好好管管~~”印入眼帘的是叶神的讽刺脸。“请问,叶神,冯主席有说我们到了瑞士谁来接我们吗?”如此正经的问话,出自谁之口自不必说。“不知道。冯老头只说我认识,到了就知道了。”这样的领队,张新杰只想说一句,迟早要完。
2025年5月16日      下午3:15             瑞士时间
经过了十几个小时的长途飞行,即使是日常习惯熬夜,在各大城市来往的大神们,也终于撑不住了。上了飞机后就开始看电视剧的沐橙和秀秀也终于睡了过去。飞机上的空姐表示很想问孙翔要签名,但无奈人家一直窝在肖时钦怀里睡觉。那种依赖乖巧,路过的方点心表示似乎发现了什么很了不得的事。在一阵疲惫和眩晕中,大神们终于到达了苏黎世。到达机场,立即被热情的粉丝围了起来。即使在国外,也有无数人追随。“剑与诅咒!无人可挡!”“叶神叶神!永远不败!”在欢呼声中,大神们了解到了自己身上的担子。在踏上苏黎世的土地的一刹那,有多少人满怀信心。荣耀,是用热血书写的史册。苏黎世我们来了。
我在车上看着这些大神出来,立时迎了上去。望着一身中国队队服的大哥,笑颜如花。大哥看见我,显然有几分惊讶。“你怎么在这!想哥了!”我白了大哥一眼,原来思念的意味立时消散。“看你死没死!”我没好气的说。沐橙和秀秀看见我,立刻迎了上来。“你怎么在这儿,我跟你说,最近新出来一本同人文……”话题立马带偏。“请问!可以先到酒店吗?”望着依旧严谨但难掩疲惫的张新杰,这才意识到了他们刚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我连忙拉着大哥上车,身后叶家的保镖看着讽刺脸的大哥,惊了,“大少爷好!”大哥点了点头,一句话也懒得回。大哥望着车,抽了抽嘴角,“谁让你弄来布加迪威龙来接机!”“我开心!”没等大哥吐槽,少天那里已经炸开了:“我靠我靠我靠!叶不羞你家怎么这么有钱!叶妹子你去抢银行了吗!……”无法回答,表示不想理会。

[伞修]十年,回来得不算晚④

蹑手蹑脚地走过去,生怕打扰到这一幅优美的图画。“你好!我叫叶汐,是叶修的妹妹,也是你的主治医师。叫我汐儿就好,家里人都这么叫我。”我望着苏沐秋,巧笑倩兮。“你好!这十年就是你在陪我,对吧。很高兴认识你,我叫苏沐秋,叫沐秋就好。”嗓音与人如我想象般的温润。大家很心照不宣地跳过了沐秋与大哥的关系,以及我如此照顾他的原因。但我不免又有些担心,这样一个人,能压得住大哥吗?(显然,我被沐橙和秀秀带坏了)不过,很快我发现自己错了,大错特错。拜大哥所赐,我也开始在工作之余打荣耀(你们可以想象只有沐秋一个病人我该有多闲),而且还算小有成就。在Lisa不小心说出我打荣耀,而且神枪手欧洲第一,被称为“枪神”时,他立刻开始拉着我打荣耀。一开始,他是打不过我的,毕竟我可是一把神枪虐哭整个欧洲的人,但很快我发现,大哥看上的人绝不是好东西,心脏啊。
~~~~~~~这是一本正经的一条插入~~~~~~
地点:叶家别墅
难得一见的场面出现了,叶家一家连同亲家在内全部聚齐,这大概是要毁灭世界。外公和爷爷坐在正中间,父亲母亲坐在左侧,大哥二哥和我坐在右侧,界限分明。爷爷和外公看着大哥,叹了一口气,场面一度冻结。父亲开口了:“你真的这么喜欢荣耀吗?”“废话!我爱它!但现在我回来了。”“如果一定要去打游戏,那就去为国争光。”我们兄妹三人以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父亲,他这是同意了。扭头去看爷爷和外公,沉默无疑代表了默许的态度。我看着还是吊儿郎当的大哥眼中有了认真,但更多的还是狂喜,看着这样的大哥,我忽然在想,如果告诉他沐秋没死,还好好地活着,又会是什么样。
当然了,乐极生悲。父亲要大哥去为国争光,结果下一秒就被“赶出家门”,前往集训地点。车内,大哥依然这样坐着,但眼中有我从未见过的光彩,或许这就是所有人眼中的“叶神”吧。心中一叹,家族最终还是妥协了,但这也是最好的结果。在我和二哥心中,无论口头怎么嫌弃大哥,大哥依旧是大哥,他开心比什么都重要。望着手机屏幕,我渐渐有些失神。我在和沐橙聊天,同样拜大哥所赐,我在荣耀圈的大神中间有很好的人缘。当然,也是因为这些大神都是妹控。不过,我这么照顾沐秋还有一部分归结于有一天见到了沐橙和秀秀,被刷新了世界观。看着会议室中看似有气无力的大哥,只有我知道他在之前做了多少准备。手中震动传来,是瑞士荣耀联盟主席。想了想,接了电话,“我想好了,我同意任瑞士国家队队长。”大哥,很开心,与你在战场相遇。
~~~~~~这是强行返回,以下正文~~~~~~
因为沐秋的病情好转我辞去了医生的工作,返回联盟。看着眼前笑得无比开心得主席恨不得一巴掌扇上去,一口心血吐出来。“主席!作为队长,主持开幕式我也就认了,但为什么还要接机。我不是公关。”“唉~能者多劳~”我怎么从来不知道主席的中文这么好。不过,抱怨归抱怨,我也挺想大哥的。走出办公室,打了个电话给叶氏集团驻瑞士分部的沈总,既然要去接机,就该拿出叶家少主的气势来。想了想在训练室中做日常训练的沐秋,我决定还是还给大哥吧。十年,也够了。不过,不是现在,一定要好好敲大哥一笔,不然我这十年劳苦功高问谁算。是不是要大哥看了这个月的报表,想了想大哥的讽刺脸,还是摇摇头,真是甩手大掌柜。

[伞修]十年,回来得还不算晚③

~~~~这是一条时间分割线~~~~
十年了,这十年感觉变了,又什么都没变。我坐在会议室的尽头,思绪猛然被打断,“叶医生,叶医生,刚刚病人的心跳数据……”现在的我是一名医生,在瑞士苏黎世上班。18岁那年,我和二哥对于今生的职业进行了选择,大哥不愿意回来,那么家族便由我们来守护。二哥进入了哈佛大学商学院,而我因为苏沐秋的昏迷进入英国剑桥大学医学院。父亲母亲看着我们,有无奈也有惋惜,但我和二哥不后悔,从8岁那年家族遭人追杀,大哥把我们护在身后起,我们就欠了他一条命。我对这面前病床上的苏沐秋有了一种深深的挫败感,无论多么优秀还是天之骄女都没有用,事实是十年了,我引以为傲的医术没有任何用途,我救不醒大哥最爱的人。
这十年来,我一直在和苏沐秋讲述关于大哥的故事,从第一赛季的冠军,三连冠,封神。到后来战绩下滑,被逐出嘉世,创立兴欣。事无巨细,我都在描述,我希望通过大哥的事可以唤醒床上沉睡的男子。十年岁月,他帅气依旧,当真是时间的宠儿。正在我准备像往常一样坐下聊家常时,我的第一特助Lisa走了进来,她以一种平稳的语气告诉我,兴欣夺冠了。嘴角笑意盈盈,我知道这一年大哥经历了什么,但我也知道,他说他要拿冠军,那么冠军一定是兴欣的。Lisa告诉我,大哥回家了,父亲母亲让我立刻回去。下意识地站了起来,又转身走到病床边,弯下腰凑到苏沐秋耳边轻轻吐出一句:“大哥又拿冠军了,你缺席十年了。”当时激动的我只顾着尽快赶到机场,却不曾看到,在我离开病房门口的那一刻,床上人的手指动了动。
机场,心中满是激动的我还在等飞机起飞。正在焦急之时,Lisa走了过来,以我平时从未见过的气喘吁吁的样子出现了。“醒……醒了……”Lisa撑着椅背吐出这么一句话。还没回到状态的我愣了,谁醒了?脑子里一阵灵光闪过,眼中有诧异,更多的是惊喜。我立刻做了决定,留在这,稳定苏沐秋的病情。脑子在想,脚已经迈开了步伐。病房门口,对着那扇门,我突然又失去了勇气。这十年来,我一次次怀着希望推开这扇门,但床上的人依旧一睡不起。打开门,那个睡了十年的男人坐在飘窗上,阳光照在他脸上,一如我十年前见到他那般帅气,完美的侧脸是天神的宠儿。那一刻,世界的光亮了。终于醒了,这十年,真是度日如年,不过醒了就好。嘴角勾起,笑靥如花。

[伞修]十年,回来得不算晚②

晚上睡得并不安稳,怀着心事,早上很早就醒了。结果下了楼,却发现父亲母亲,连同长时间在外游玩不管事的爷爷和外公也回来了,坐在沙发上,脸色铁青。虽然平素温和且多年不操持家业,但当年的商业巨子和神医的威严以及气势不容小觑,冷气直放中还有一丝无奈,连我下楼都没有意识到。顿时,心中一种不详的预感涌上 。拉过王伯,那苍老的脸上有担忧:“大少爷离家出走了!”那一刻,时间静止了。最后,爷爷拍板决定让大哥去,娇生惯养的大少爷总会受不了回来的,可以等。但命运总是在开玩笑,爷爷不曾想到,我们也不曾想到,在这个夏天,哥哥遇到了他此生最重要的人,同时也失去了。两个人命运的轨迹相遇了,就好像缘分天注定。谁知道呢,命运不一直在开玩笑嘛。
~~~~~~~这是一条分割线~~~~~~~
离大哥离家出走已经好一个月了,但我没有想到再一次的相见是在医院。医院的院长是外公的弟子,自然也是叶家的好友,当日他正在视察。当走到手术室门口时,看见浑身是血的大哥,吓了一跳。叶家大少爷在医院出了事,他命还要不要了。当我们感到医院时,被大哥的样子吓到了。大哥抬头看着外公,眼中的恳求是我们从未见过的:“救他!”外公一愣,他已经数十年不曾碰过手术刀了,但医术之高不需要质疑,随即走进手术室。我死缠烂打地跟了进去,在手术台上看见了一个很帅气的男生,即使脸色苍白也遮不住一身俊朗的气质。我突然有一种预感,这个人可能是大哥爱上的人,刚刚恳求的目光中还有对失去爱人的恐惧,我太了解大哥了。
手术结束了,平时一贯对自己医术从不怀疑的外公第一次对着病人皱眉。“他有可能再也醒不了。”风轻云淡的声音下了判决。但外公想了想手术室外的大哥又有了一丝担忧,爷爷开口:“不管他是谁,但对阿修很重要,从小到大没见他求过我们什么。但若是他知道这孩子的情况,只怕要出事,但,叶家的少主决不许有任何闪失。”于是,一个天大的谎言打开了序幕。送到大哥手里的是死亡通知书,那时的我刚刚知道,那个男人叫苏沐秋。签字的手还在颤抖,从未见过大哥这个样子。为了不被发现,父亲母亲亲自送去了殡仪馆,葬在了南山。葬礼那一天,大哥脸上挂着不哭却比哭还难看的表情,大哥这样站着,心疼,但我无能为力,我不能告诉大哥。就在这时,有一架飞往瑞士的飞机在机场起飞。那是一架专机,只有一个病人躺在病床上,由神医林阁老陪同,所有人议论纷纷那是谁,病床上的那人赫然是“已死”的苏沐秋。

[伞修]十年,回来得不算晚①

我叫叶汐,原本有一个叫叶秋的二哥是一件很开心的事,但我还有一个永远顶着讽刺脸的大哥,叶修。虽然,两个哥哥平时看起来都不怎么靠谱,但不要紧,关键时候靠得住就好。但,在我12岁的那个夏天,一切都变了。
那一天,我看着作为总裁的父亲平时一贯严肃却平和的脸上充满了怒意,而站在沙发前平素吊儿郎当的大哥眼中却又了真正的倔强,他是认真的。“你……你再给我说一次!你……你……你要去干嘛!”父亲显然气得不清。大哥一改常态,神色坚定,语气轻缓而又一字一句异常清晰得开口:“我要去追求我的荣耀。”
我愣在了原地,“我要去追求我的荣耀。”一直跟在大哥身边的我十分清楚荣耀是什么,大哥的意思是,他要去打游戏?!正在愣神之间,二哥从身后推了一把,抬头对视,二哥的意思很明显,要我劝劝。父亲看见我,脸色总算好了一些,但还没缓过来的我仍在想,大哥这是怎么了!母亲把我拉了过去,抱在怀里,只有我知道平时握着手术刀无比镇定的手此时不停地在颤抖,母亲在哭。后来,父亲让母亲带我和二哥上去。呆在房间里的我们只听见了父亲的吼声与大哥的反驳,我靠在二哥怀里哭个不停,而这一切由一个响亮的巴掌声结束。打开门,只听到王伯说父亲把大哥关在了书房,要他好好反省,什么时候想通什么时候放他出来。
被赶去睡觉的我躺在床上一直望着天,我不知道谁是对的。父亲和母亲一个从商,一个从医,而外公更是中国医学界闻名的神医。我知道他们一直把大哥当作是家族的继承人来培养,虽然没有对他未来的职业过分要求,但我知道,打游戏绝对不是选择中的一个。可是,看过大哥玩游戏的我同样知道,他热爱这个属于他的荣耀。我认为他也没有错,爷爷一直告诉我们要去追逐自己喜欢的东西。在矛盾之中,我决定明天去劝劝大哥和父亲。于是,沉沉睡去。

[伞修]十年,回来得不算晚③

~~~~这是一条时间分割线~~~~
十年了,这十年感觉变了,又什么都没变。我坐在会议室的尽头,思绪猛然被打断,“叶医生,叶医生,刚刚病人的心跳数据……”现在的我是一名医生,在瑞士苏黎世上班。18岁那年,我和二哥对于今生的职业进行了选择,大哥不愿意回来,那么家族便由我们来守护。二哥进入了哈佛大学商学院,而我因为苏沐秋的昏迷进入英国剑桥大学医学院。父亲母亲看着我们,有无奈也有惋惜,但我和二哥不后悔,从8岁那年家族遭人追杀,大哥把我们护在身后起,我们就欠了他一条命。我对这面前病床上的苏沐秋有了一种深深的挫败感,无论多么优秀还是天之骄女都没有用,事实是十年了,我引以为傲的医术没有任何用途,我救不醒大哥最爱的人。
这十年来,我一直在和苏沐秋讲述关于大哥的故事,从第一赛季的冠军,三连冠,封神。到后来战绩下滑,被逐出嘉世,创立兴欣。事无巨细,我都在描述,我希望通过大哥的事可以唤醒床上沉睡的男子。十年岁月,他帅气依旧,当真是时间的宠儿。正在我准备像往常一样坐下聊家常时,我的第一特助Lisa走了进来,她以一种平稳的语气告诉我,兴欣夺冠了。嘴角笑意盈盈,我知道这一年大哥经历了什么,但我也知道,他说他要拿冠军,那么冠军一定是兴欣的。Lisa告诉我,大哥回家了,父亲母亲让我立刻回去。下意识地站了起来,又转身走到病床边,弯下腰凑到苏沐秋耳边轻轻吐出一句:“大哥又拿冠军了,你缺席十年了。”当时激动的我只顾着尽快赶到机场,却不曾看到,在我离开病房门口的那一刻,床上人的手指动了动。
机场,心中满是激动的我还在等飞机起飞。正在焦急之时,Lisa走了过来,以我平时从未见过的气喘吁吁的样子出现了。“醒……醒了……”Lisa撑着椅背吐出这么一句话。还没回到状态的我愣了,谁醒了?脑子里一阵灵光闪过,眼中有诧异,更多的是惊喜。我立刻做了决定,留在这,稳定苏沐秋的病情。脑子在想,脚已经迈开了步伐。病房门口,对着那扇门,我突然又失去了勇气。这十年来,我一次次怀着希望推开这扇门,但床上的人依旧一睡不起。打开门,那个睡了十年的男人坐在飘窗上,阳光照在他脸上,一如我十年前见到他那般帅气,完美的侧脸是天神的宠儿。那一刻,世界的光亮了。终于醒了,这十年,真是度日如年,不过醒了就好。嘴角勾起,笑靥如花。

[伞修]十年,回来得不算晚②

晚上睡得并不安稳,怀着心事,早上很早就醒了。结果下了楼,却发现父亲母亲,连同长时间在外游玩不管事的爷爷和外公也回来了,坐在沙发上,脸色铁青。虽然平素温和且多年不操持家业,但当年的商业巨子和神医的威严以及气势不容小觑,冷气直放中还有一丝无奈,连我下楼都没有意识到。顿时,心中一种不详的预感涌上 。拉过王伯,那苍老的脸上有担忧:“大少爷离家出走了!”那一刻,时间静止了。最后,爷爷拍板决定让大哥去,娇生惯养的大少爷总会受不了回来的,可以等。但命运总是在开玩笑,爷爷不曾想到,我们也不曾想到,在这个夏天,哥哥遇到了他此生最重要的人,同时也失去了。两个人命运的轨迹相遇了,就好像缘分天注定。谁知道呢,命运不一直在开玩笑嘛。
~~~~~~这是一条分割线~~~~~~
离大哥离家出走已经好一个月了,但我没有想到再一次的相见是在医院。医院的院长是外公的弟子,自然也是叶家的好友,当日他正在视察。当走到手术室门口时,看见浑身是血的大哥,吓了一跳。叶家大少爷在医院出了事,他命还要不要了。当我们感到医院时,被大哥的样子吓到了。大哥抬头看着外公,眼中的恳求是我们从未见过的:“救他!”外公一愣,他已经数十年不曾碰过手术刀了,但医术之高不需要质疑,随即走进手术室。我死缠烂打地跟了进去,在手术台上看见了一个很帅气的男生,即使脸色苍白也遮不住一身俊朗的气质。我突然有一种预感,这个人可能是大哥爱上的人,刚刚恳求的目光中还有对失去爱人的恐惧,我太了解大哥了。
手术结束了,平时一贯对自己医术从不怀疑的外公第一次对着病人皱眉。“他有可能再也醒不了。”风轻云淡的声音下了判决。但外公想了想手术室外的大哥又有了一丝担忧,爷爷开口:“不管他是谁,但对阿修很重要,从小到大没见他求过我们什么。但若是他知道这孩子的情况,只怕要出事,但,叶家的少主决不许有任何闪失。”于是,一个天大的谎言打开了序幕。送到大哥手里的是死亡通知书,那时的我刚刚知道,那个男人叫苏沐秋。签字的手还在颤抖,从未见过大哥这个样子。为了不被发现,父亲母亲亲自送去了殡仪馆,葬在了南山。葬礼那一天,大哥脸上挂着不哭却比哭还难看的表情,大哥这样站着,心疼,但我无能为力,我不能告诉大哥。就在这时,有一架飞往瑞士的飞机在机场起飞。那是一架专机,只有一个病人躺在病床上,由神医林阁老陪同,所有人议论纷纷那是谁,病床上的那人赫然是“已死”的苏沐秋。